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鸿运国际欢迎你

宅家办公的上班族:工作生活分不开 想念打卡时光

2月10日上午9时,阿聪发出了当天的第一条朋友圈:早早醒来,是因为从今天开始正式的居家办公!合作、业务咨询全部砸过来,电话不停机!

“工作带娃两不误”“不用早起追公交挤地铁”“一套睡衣扛过一个假期”……防疫期间,在家办公模式随之开启。过去两周,钉钉、企业微信、华为云WeLink、飞书等多个远程线上办公软件成了热搜榜的常客。

在家办公是一些上班族的梦想。然而,当梦想成为现实,真的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吗?记者走访发现,宅家办公有欢乐也有苦恼。

新媒体运营人员:

电脑太卡,爸妈还老催吃饭

“从早到晚坐在电脑前,在线等指令。”在家办公的洪嘉敏,在父母眼里成了一个“屁股粘在凳子上”的人,双眼紧盯着发光的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喊她吃饭也喊不动。

“到了饭点我还在发推文,爸妈老喊我吃饭,但是稿子要得急,又要审核,也来不及解释那么多。”洪嘉敏表示,虽然在家办公,但还是工作优先,每次都是发完推文再吃饭。

洪嘉敏是一位新媒体运营专员,目前在合作客户处驻点,负责微信服务号的运营和策划执行线下活动。受疫情影响,她只需要在家里运营微信服务号,工作量并没有减少。“以前每周只推送1次,但是在家办公一周就推送了3次。”

除了微信,最近洪嘉敏开始按照公司的统一要求,下载使用钉钉、腾讯会议App远程办公。现在,她每天都要上钉钉定位打卡上班,有时也要通过腾讯会议App进行视频会议。

郑夏蓉正在家里办公。/受访者供图

发微信推文,不仅要拼手速,设备和网速也很关键。说起这个,洪嘉敏忍不住吐槽:家里的电脑实在是太卡了!当同时打开多个网页,经常会卡机。“受硬件限制,再加上注意力没那么集中,工作效率多少会受影响。”

在互联网公司负责文案策划和新媒体运营的郑夏蓉也碰到工作效率下降的烦恼。她坦言,在家办公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当遇到需要与小组成员沟通的项目内容时,在线办公会使沟通成本增加。

“虽然在家办公便于自己做计划,张弛有度,但时间比较碎片化。”郑夏蓉认为,在家里更加适合处理碎片信息,对于需要高度专注以及深度思考的工作来说,在办公室的工作效率会更高。

互联网企业客服:

宅家办公挺温馨,但也想念同事们

22:05,罗祖良刚刚上完夜班。他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客服,自2月3日开始在家办公后,家里侧厅的小吧台成了他的固定工位。

小吧台呈“L”型,中间放着一个电脑显示器、键盘、鼠标,分别连接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由于公司的工作软件必须使用台式电脑的显示器才能正常操作,笔记本电脑充当起了临时主机。

罗祖良每天准时出现在小吧台,通过App、微信公众号和电话等方式处理用户对公司产品提出的问题。

“公司实行9:00~18:00和12:00~22:00两班制,工作量变化不大。”罗祖良认为,在家办公利弊参半。比如,父母在家不愁一日三餐吃什么,穿睡衣就可以上班,不用每天踩着点赶地铁。

6:40起床,7:00出门,坐60~70分钟地铁到达公司,吃早餐,这是罗祖良在深圳上班的通勤日常。“现在把在路上的时间放到了床上。”这段时间在家办公,即使上早班,也能睡到八点多才起床。

家里侧厅的小吧台是罗祖良居家办公的临时工位。/受访者供图

在家办公,也让罗祖良第一次有这么长时间陪伴家人。工作一年多来,罗祖良平均每两个月回家一次。“即使是高中、大学,陪伴家人的时间也不多,因为要住校、兼职或者实习。”罗祖良说,平时家人各忙各的,极少有天天见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都挺温馨的,还没有像网上说的感觉跟父母关系快达到被嫌弃临界点。”罗祖良开玩笑道。

不过,宅家时间长了,罗祖良也开始想念办公室的小伙伴,出去返工的愿望前所未有地强烈。“想念同事们,想念在办公室一起讨论问题的氛围。”

品牌服务商:

有困难也有惊喜,期待工作重回正轨

面对在家办公,鸿运国际欢迎你市联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建征有些头疼,也有些迷茫。

“按照年前的计划,有一个项目原本正月初十就可以敲定执行,但现在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李建征表示,此前和几家大企业洽谈的新项目,受疫情影响推迟启动,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

作为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李建征需要更宏观地看待问题。

李建征的公司主要提供“互联网+”品牌、技术开发、知识产权等产品服务。由于没有提前预料到疫情,所有文件资料都留在了办公室;又受制于封闭式管理,进不了办公室拿资料,目前员工多数在家里通过网络进行售后服务、接受业务咨询。“有一些产品和服务,还是需要大家坐在一起开展头脑风暴的;有的客户的问题,在线上很难说清楚,要当面谈。”他说,现在见不到客户,很被动。

原定项目无法如期开展,正常工作内容缩水,资金流入自然减少。去追追那些应收未收的尾款吧,一时半会又收不回来。与此同时,公司租金、人力、水电等各方面成本并没有削减。“眼看3月就要交租了,也不知道租金能不能减免。”李建征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奈。

不过,也不是没有惊喜。这段时间,在网上咨询品牌、投放的企业明显比以前多了很多,特别是有接入“互联网+”需求的实体企业。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在家办公依然可以进行网络和投放,这是一个机会。

“机遇在前,抓不抓得住,前提在于能否渡过这个难关。”李建征表示,由于还没大范围复工,大部分前来咨询的企业只停留在有合作意向的层面上

李建征希望疫情赶紧过去。“假如3月可以复工,真正恢复正常运转可能要到四五月。今年的时间快过了一半,计划也全部要跟着变化。”面对消失了的时间,如何过好2020年,不只是李建征一个人的困惑。

对于这场大型在家办公试验,身处其中的人,无不迫切地期待社会回到正轨的那一天。

原标题:宅家办公的上班族:工作生活分不开 想念打卡时光

来源|鸿运国际欢迎你日报

文|记者梁欣莹

图|通讯员提供

编辑|何欣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