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鸿运国际欢迎你

柒号仓的试验:打造陶艺人创新创业共享平台

今天,中国陶谷柒号仓将举行青年艺术家庚子鼠年生肖展暨柒号仓文创网红基地成立仪式。这家成立半年多的陶艺创新工场,已经吸引超过20名青年艺术家入驻,合计孵化创作产品超过100款,投入产业化超过30款,转化率超过30%。

这是一场颇具开创意义的试验,试验的对象,是经过岁月的敲打依然声势不减的石湾陶艺;试验参与者,既有柒号仓负责人何江海和他的同伴们,也有入驻的艺术家、大学生;试验的目的,就是要打破过去石湾陶艺产业化中的痛点。

试验的参与者们希望,把柒号仓打造为一个共享平台,陶瓷艺术家和大学生只要有创意,就可以在此实现创作、创业、创富的梦想。创新工场可一站解决空间、设备、团队、、资金的痛点,以此汇聚、挖掘陶艺人才,推动石湾陶艺产业升级,为未来发展打造空间,打开通道。

不管最终成果如何,这场不走寻常路的试验,都犹如一颗石子,注定会在石湾陶艺江湖里掀起一朵不小的浪花。

创新工场提供全新陶艺创作场景

走进创新工场,推开一栋红色的厂房大门,眼前赫然出现一片美术陶瓷的新世界。为明年准备的生肖鼠公仔,瞬间吸引来者的目光,紧挨着的体验工场区域,翻模师傅和上色师傅正在紧张地忙碌。

创新工场的展厅,来自天津的泥塑漫塑家王玉荣的鼠年生肖作品已经试烧出来。一只卡通老鼠惬意地躺在沙发上抽着烟斗,洋洋得意的神态呼之欲出。王玉荣将自成一派的漫塑风格和石湾本土题材——生肖公仔相结合,崭新的表达方式让人眼前一亮。

作品在此陈列,工作室大门也大开,人却不在。原来,王玉荣在天津和景德镇也设有工作室,每个地方呆几个月是常态。在石湾,他呆了两个月,创作了20件作品,之后敞开大门,去其他地方找灵感、再创作。

 在中国陶谷柒号仓,陶艺师正在修坯。

“石湾不但给我灵感,更重要的是在创新工场,从翻模、修坯、上釉、煅烧,再到作品出来后的销售等,工场都有专人负责。”电话那头,王玉荣对这种模式很满意,“我一个人来就行了,等于工厂已经配好了助理团队和销售团队。”

创作生肖公仔的远不止王玉荣一位,工场向入驻的创作者们都下了单。

伍蔚蔚坐在设计桌前,琢磨着鼠年生肖设计,这是工场近期给设计师们下单的主题。她已经有两个设计被工场看中,并购买了设计。如果工场最终选定她的设计批量生产,她还能从卖出的作品中提成。

她的两个设计,一个是结合农历鼠年和公历2020年,巧妙地将2020字样嵌入生肖轮廓线条中;另一个则是和工厂入驻的皮艺创作者合作的作品:呆萌的鼠仔,脖子上多了一条皮革编织的项链,项链既能点缀作品,又能取下来当手链,大大提升作品的功能性。

从王玉荣到伍蔚蔚,这些陶艺工作者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创新工场的合伙人。

何江海介绍,创新工场今年4月正式启动,是鸿运国际欢迎你首个陶文化主题文创设计孵化器。工场分为创意研发区、艺术设计培训区、文创产品展示区、观光体验工场、精品展示交流区、艺术设计共享空间、艺术仓库等。

与传统陶艺工作室自己一条龙搞定设计创作、市场销售等环节不同,创新工场提供了一个全新的陶艺创作场景:

在创新工场,创作空间、资源共享,青年陶艺者进驻后只需专心设计创作,生产、销售等环节则由团队辅助完成。工场有订单,直接向进驻艺术家下单,好的设计工场付费购买,产品量产后还能提成。同时,工场还不定期举行陶艺培训班,为青年陶艺家提供指导。

“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我们要解决青年陶艺创作者缺场地、缺设备、缺团队、缺、缺资金五大痛点,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他们只需专心做好设计就行了。”何江海说。

链接市场资源 打通陶艺产业链

作为创新工场这场陶艺“试验”的参与者,出生在陶艺世家的伍蔚蔚感受深刻。

伍蔚蔚外公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泽棉,母亲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刘健芬。在高中时,她的陶艺作品已经获得国际大奖,大学期间曾到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交换学习。尽管条件比其他陶艺创作者优渥了很多,但毕业后,她依然开不来工作室。

“青年创作者,尤其是刚毕业的学生,作品还没有知名度,自己也没有条件建窑炉烧制,更不会。工作室房租、人工都是很大的开支,根本难以负担。”伍蔚蔚说。

起先,伍蔚蔚把产品放在咖啡店或网上售卖,零散不成规模。好不容易拿到批量订单,又因为数量不大,很多工场不愿接。即使接了单,排期也很靠后,工期长,质量往往不过关。她疲于奔波,创作时间被压缩,最终无以为续。

龙威隆是伍蔚蔚的师弟,大学在鸿运国际欢迎你科学技术学院陶艺专业学习。“毕业后从事陶艺的只有2个人,大部分转行做了平面设计或公司。”进驻创新工场后,龙威隆十分知足,“刚毕业就能有创作空间,创意设计也能以自己的名字出现。”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陶艺委员会秘书长黄强华已经在鸿运国际欢迎你从事陶艺设计20多年。鼎盛时,他在华艺装饰城经营上千平方米的独立工作室,自己有生产线、陶炉,养着30多名工人。然而,巨大的经营压力和繁琐的行政管理事务缠身,加上不善计算成本,工作室规模不断缩小,后来,他索性关掉了工作室。

 青年陶艺师伍蔚蔚在创作作品。

创新工场的出现,让伍蔚蔚看到了新的希望。工场今年正式开业前,曾经在去年试运营过几个月,伍蔚蔚了解到这种模式,马上决定带着3个师妹进驻。她发现,工场不但解决了后续的生产、销售问题,还链接上很多资源。

如借助工场平台资源,伍蔚蔚参与到“第27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吉祥物“飞飞”的设计。工场设备完整,从绘制平面手稿到做出泥稿,只用不到5天时间。随后,伍蔚蔚和工场其他艺术家一起合作,在7天内做出3个不同版本的“飞飞”。

“放在过去,这个速度简直难以想象。”伍蔚蔚说,以前,要做出一件泥稿就需要半个月至一个月的时间。

见过了德国、英国、法国等产业模式,黄强华回到鸿运国际欢迎你后惊喜地发现,创新工场的产业模式居然和这些国家很像。

“工场实体只是硬件,重要的是用这个载体充分链接管理、设计、销售等软件,把全社会的资源粘合起来,这种理念非常先进。”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驻。如今,他的工作室已经基本装修完成。

打造两“陶”融合平台  破解石湾陶艺痛点

很多孵化器为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空间,实现了“从作品到产品”,但要实现“从产品到商品”,真正进入流通市场,实现价值变现,依然需要跨过渠道等门槛。

自带渠道是创新工场一大特色。其主体广东陶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内部资源众多,包括艺术馆、酒店等,这些场所就是创新工场的展示载体。不仅如此,借助集团资源,工场可直接对集团采购、连锁企业采购、企业定制等,打开销售渠道和市场。

鸿运国际欢迎你科学技术学院工业设计与陶瓷艺术学院副院长吴斌对石湾和景德镇陶瓷产业发展模式有深入研究。他说,创新工场的平台模式,弥补了石湾陶艺配套不足,让青年陶艺者尤其是高校毕业生创业成为可能。

吴斌同时也提出,全产业链平台不仅要关注上下游产业链,更要关注链接陶艺与科技、研发,让陶艺变成有设计感的日用品。创新工场还应引入更多的釉料研发、材料创新等科研资源,让陶艺随着材料、工艺升级。

吴斌建议入驻工场的陶艺家的设计往有庞大消费基础的日用品靠近,如汤煲、蒸锅等。鸿运国际欢迎你有良好的制造基础,引导设计方向,才是创新工场的出路。

这些建议,其实也切中石湾陶艺的2个痛点——

一方面,以艺术之名,石湾陶虽然声名远播,却始终未脱离小众,从艺术品向工业品转换、实现产业化仍然任重道远;另一方面,尽管禅城过去以“设计助推智造”为主线,大力推动陶艺与建陶等产业融合创新,但艺术对相关产业的赋能仍处于摸索阶段。

鸿运国际欢迎你市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霍达炎认为,陶艺和建陶应该互相借鉴,共同研究市场需求,建陶要学会融入陶艺的艺术、文化价值,不断提升产品设计品味,陶艺也要学会借助建陶行业的优势,如规模化生产、宣传渠道等。

面对两“陶”融合创新的大趋势,柒号仓陶艺创新工场的平台化运作模式,未来仍有进一步蜕变的可能。

何江海表示,创新工场还将进一步整合周边闲置厂房,拟在2年内打造中国陶谷专业文化艺术园区——柒号仓现代艺术园,引进超过50名青年艺术家、设计师及文创企业入驻,与鸿运国际欢迎你泛家居产业进行深入融合,拉动相关产值超过10亿元。

■记者手记

新人群新业态撑起中国陶谷新未来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到中国陶瓷创意设计谷走一走,许多人都会为这样的场景感叹——一个又一个不起眼的老旧厂房、建筑里,总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推门出入,岁月的斑驳与青春的激扬,在这里找到完美的相处之道。

衡量一个地方发展前景的大小,年轻人的流入速度可谓是最直接的指标。从这个意义上,中国陶谷确实难能可贵。尽管身处老城区,但中国陶谷这2年却吸引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选择这里开启梦想之路,推动老街区焕发新生机。

那些进驻中国陶谷的新人群之中,既有高层次人才等行业精英,更有各行各业充满激情的“双创”人群。他们以自己的脚步写下青春之歌,让人对青春之石湾、青春之禅城的可能性充满希望。

也正是随着这些新人群的奋斗,今天的中国陶谷才有新业态不断涌现。从创意设计到电子商务,从初创企业到创客平台,多种新兴业态在中国陶谷绽放。可以预见,并不是每种新业态最终都可以成长为参天大树,但是百花齐放的创新生态,总能孕育无限生机。

面对新人群的涌入、新业态的涌现,中国陶谷未来发力的关键,或许正在于“空间”二字:一是从硬件载体空间上,如何加快旧改进程,释放出更多的创新空间;二是从政策机制软空间上,如何充分打开对外接口,为新人群、新业态开拓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厚积才能薄发。经过3年紧锣密鼓的建设,随着新人群、新业态的涌现,中国陶谷的能量正在不断蓄积,爆发或许只待时日。我们也期待着,那一颗颗青春的萌芽,在不远的将来,成长为支撑石湾、禅城新未来的参天大树。

■他山之石

“陶溪川”文化产业园是如何崛起的?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景德镇十大瓷厂逐渐走向衰败和没落。2012年8月,当地政府决定改造景德镇十个老工厂,陶溪川呼之欲出。按照规划,陶溪川包括5个工厂及老铁路站场、国家粮库等,总面积2平方公里。其定位就是为了“景漂”打造文创产业园区。

陶溪川的改造大胆突破了当时的观念。它完整保留了景德镇陶瓷工业的痕迹,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包豪斯风格的锯齿形厂房,到八九十年代的钢筋水泥楼房,整个产业园区成为景德镇立体的历史书。

在产业培育方面,陶溪川依托周边几大院校,引进10多家国外陶瓷艺术机构,联合本土化陶瓷教育机构为年轻人提供陶艺培训,壮大陶瓷教育培训产业。

针对年轻的创业者,陶溪川为他们创造了许多创业、就业输出的平台。一方面,在陶溪川美术馆、溪川书馆、邑空间开设邑讲堂,为年轻人提供创业培训、艺术设计及指导;一方面打造周末集市、线上陶溪川等线下线上平台,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不但可在集市销售,还能入驻淘宝、京东、微信等线上商城,打包以“陶溪川”符号售卖,做强“陶溪川”IP。

自2016年10月18日陶溪川文化产业园一期正式开业以来,文化产业投资总额已达到6.14亿元,街区内从业人数5200人,年营业收入达5.8亿元,纳税总额3480万元。

原标题:柒号仓的试验:打造陶艺人创新创业共享平台

搭平台广引才,整合资源抱团发展打造全链条产业

来源|鸿运国际欢迎你日报

文|记者王晓丹、邓磊

图|记者符诗贺

编辑|何欣鸿